第一百五十章:攻下占城-贞观太上皇-
贞观太上皇

第一百五十章:攻下占城

    瘟疫成了困扰唐军将领的难题,相比较唐军士兵,他们患病就少得多。

    整整十二万唐军已经缩减到了八万,一万五千多的唐军战死,剩下的唐军不是患病就是病死,已经死去了战斗力,走路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南蛮部落总共出兵五万,不过他们的情况比唐军好得多,毕竟这里的环境只是比云贵川稍微恶劣一点,但还在他们适应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李渊有点自责,他以为自己御驾亲征就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,但他想多了,战争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击败自己的不是高估敌人的战斗力,而是恐怖的瘟疫。

    感冒也有死人的,何况瘟疫。

    他尽管手里掌握着秘方,但是能怎么办?只是将死亡率向下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围攻占城的第三十天,李渊决定一举而克之。

    之前占城不是打不下来,只是为了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,进行的围点打援。

    足足消灭了数万名林邑**队和真腊国援兵。

    但是耐心是有限的,占城只是攻取中南半岛的一颗小钉子。

    八万唐军倾巢而出,浩浩荡荡,遮天蔽日。前面的巨盾开路,冲车和云梯紧随其后,还有几百名壮汉组成的投弹队,而在中军则是龙旗飘舞,硕大的龙椅在金灿灿的行撵显得很是招摇。

    在罗伞的遮挡下,李渊静静的看着占城的残垣断壁,围攻占城一个月,占城的面积缩小了一半有余,他们的抵抗意志很强烈,原来的城墙已经重新变为砂砾消散不见,新的城墙是民屋的墙壁,乱糟糟的沙袋和石头随意堆砌,让人一眼就看出占城的脆弱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占城上下一心,难以攻克。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,取林邑国国王首级者,赏千金,连升三品!”李渊淡淡许诺道。

    临战前,许下奖励足以让士兵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惠而不费!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得林邑国国王人头者,赏千金,连升三品!”太监刺耳的声音读道。

    整个唐军的气氛为之一振,之前软趴趴的样子重新变得威武了起来,上上下下激烈的将太上皇的话当成口号,喊来喊去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,这个奖励很可能轮不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****经承诺过,进城后封刀三天!

    占城里面的财宝、美人、奴隶都将通通是他们的,有多少抢多少。

    俗话说:贼过如梳,兵过如篦!

    意思是贼寇掠民如同用梳一子梳过,过后还有幸存;官兵掠民如同用竹篦篦过,过后抢劫一空。

    盗贼哪有官兵厉害!

    在古代打战虽然是玩命的活计,但是只要胜了,进城后直接从贫下中农跃升为小地主。

    假大空的口号谁管你,要的是真正的利益。

    人心从来没有古过!

    盾兵抗住一**的箭雨,然后分开数个缝隙,将云梯露了出来,钩子挂在城垣上,唐军士兵一个个有如饿狼般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占城林邑国的将士,已经不是之前养精蓄锐的样子,一个个面黄肌瘦,过得很惨。

    围城一个月,占城三十万人口消耗的粮食太多太多,粮仓根本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细心的唐军就会发现,好些个林邑国士兵已经成了一个个壮妇,或者白发苍苍的老头,或者不过肩的小孩。

    但是唐军没有丝毫怜悯,该杀的直接杀,留下妇孺,顿时间城墙上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饿的眼冒金星的林邑国士兵有如羔羊,又怎么能抵挡住来自唐军的杀戮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切切看似不人道的“屠杀”。李渊并没有阻止,“融合必定意味着牺牲,所有的林邑国士兵他们或许不该死,或许是好人,他们守住了家乡,或许是英雄。

    但对于侵略者来说,英雄往往意味着难缠。

    “王子,快逃吧,趁着现在唐军进程,逃到真腊国,再借机复国。”侍卫恳求道。

    阿倍还看着自己的父王和母后,悲从中来,“该死的唐贼,毁我家园,我阿倍还永远与唐贼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王儿,寡人走不了了,唐军虽然征服了占城,但永远征服不了占城的百姓,我王室数代施恩于百姓,岂是唐军能颠覆的?

    唐军好自尊大,终究会有失败的一天,而王儿,你离开林邑国后,借真腊国士兵与唐贼对战,并且逐渐收复我国土地,不过要小心真腊国的”林邑国国王叹息道。

    整个占城林邑国的军队一败涂地,被唐军直接擒获压在战俘营,而占城城内,唐军的另一面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队队唐军分别划归地盘,然后挨家挨户的各个搜藏匿的士兵,碰到个长相漂亮的女人,直接就有士兵强抢,颇有一种做压寨夫人的感觉、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在行军中的小妾,但这种特权也只有掌管百人的旅帅才有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算好的,有些游侠儿出身的唐军直接拿刀杀人取财,抢占他人妻女,穷凶极恶。

    但唐军上下对此视若睹闻,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唐军实在需要发泄了,他们离家已经三个多月了,而且又经历战友的逐渐病死。

    入夜,大帐里。

    李渊用小刀割了一块煮熟的羊肉,沾上调料后,细嚼慢咽了一会,然后说道:“孝恭啊,这占城总算是打了下来,真说过你打下来之后,占城可做你的封地,只不过封地小于皇子公主。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厚爱。”李孝恭眉宇透着喜色。

    那可是裂土封爵啊!

    作为林邑国的首都,占城总共有三十余万人,仅次于中原的长安、洛阳、金陵、苏州、杭州、益州等城市,如果排在中国,绝对是二线靠前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封地也不仅仅只是占城一地,按照太上皇所说,至少会给他分封一般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孝恭随朕出征打仗多年,又有从龙之功,这封爵只是区区小意思,占城也不过是封土的第一步,朕说了,小半个林邑国就是你的!

    但是在此之前,你得先攻下林邑国全境!

    你能做到吗?“李渊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林邑国王都已经沦陷,其他国土也只是时间问题!